<strike id="zun0vi"></strike>
      • <ol id="y43bum"></ol><small id="y43bum"></small><dir id="y43bum"></dir>

          人工智能信息網

          牛牛代理|國鋒偏傳

           

          逐浪者,名國鋒,長樂人,吾兄友也。年二十,有俊才,好動,常與吾以球爲樂,其球技雖在吾上,然亦不足以稱奇也。

          鋒爲人坦率,爲忠誠者,與之所談,莫敢有欺。初中之時,其才略,文章詩就皆善于吾,吾雖愚,服之。後至高二年間,弗知所因,鋒始少言,且常迷于網吧之間,醉于遊戲之中,花費有所增,不務學,曾與師斥之,無果。後吾與曉東問之,亦不知其所言,終無濟事,吾與東皆惑。然鋒爲吾之兄友,吾弗敢見之死地而苟生,鼓常與之談,不負望,少有所獲。

          但是,計劃趕不上變化,牛牛代理上高中了。看到了經典之中的經典:《紅樓夢》。

          思緒被拉回初中——還記得那時候的“百家講壇”,劉心武教授大講特將《紅樓夢》。聽了他的課,天哪,

          如今鋒在大學,身邊之事多與社會密之,而吾與之相隔,弗能共討,爲吾之所憾。然吾亦望其勤學之,事慎而後行,社會之亂非爾所能料及,雖有美婦資財,弗輕之信之。余皆雜事,自重之。

          吾與鋒識于世紀之年。初,兩人好動,常嬉于座間,爲人之所惡,然鋒爲明者,始勤于學,後有小成。至于錦濤年間,吾與之皆學于高中。然世間之事多有變化者,凡不能所料之。待學止,各奔西東,其學于五羊城,吾因差愚,留于原地。

          吾與鋒友深,非三言所能述矣。吾觀之日志,多有所感,其隨年長而思熟也,所悟之理爲吾之所不及也。曾幾何時,吾方知好友東因資辍學,多爲感傷,而鋒留言慰曰:世事之所不順,弗因人念之而得之,事至此,應之,唯勤于學,所成之日,盡所能,共同之。

          其少言者,心中有困惑也,郁悶,無從瀉之,方從虛擬之中尋樂,且家中瑣事,不足爲外人道也,權藏心中,有壓力,加之學業繁,不負重,乃至今也,其所遇,大類吾也,故其心中所感吾亦爲懂也!

          一直以來,被我視爲愛情小說的《紅樓》竟然向懸疑小說這方面轉移了。老媽說:“不會吧?”老爸說:“盡瞎扯!”牛牛代理當時是這麽想的:《紅樓夢》就是一部藏在愛情小說這個假面下的懸疑巨制~

           

          逐浪者,名國鋒,長樂人,吾兄友也。年二十,有俊才,好動,常與吾以球爲樂,其球技雖在吾上,然亦不足以稱奇也。

          鋒爲人坦率,爲忠誠者,與之所談,莫敢有欺。初中之時,其才略,文章詩就皆善于吾,吾雖愚,服之。後至高二年間,弗知所因,鋒始少言,且常迷于網吧之間,醉于遊戲之中,花費有所增,不務學,曾與師斥之,無果。後吾與曉東問之,亦不知其所言,終無濟事,吾與東皆惑。然鋒爲吾之兄友,吾弗敢見之死地而苟生,鼓常與之談,不負望,少有所獲。

          但是,計劃趕不上變化,牛牛代理上高中了。看到了經典之中的經典:《紅樓夢》。

          思緒被拉回初中——還記得那時候的“百家講壇”,劉心武教授大講特將《紅樓夢》。聽了他的課,天哪,

          如今鋒在大學,身邊之事多與社會密之,而吾與之相隔,弗能共討,爲吾之所憾。然吾亦望其勤學之,事慎而後行,社會之亂非爾所能料及,雖有美婦資財,弗輕之信之。余皆雜事,自重之。

          吾與鋒識于世紀之年。初,兩人好動,常嬉于座間,爲人之所惡,然鋒爲明者,始勤于學,後有小成。至于錦濤年間,吾與之皆學于高中。然世間之事多有變化者,凡不能所料之。待學止,各奔西東,其學于五羊城,吾因差愚,留于原地。

          吾與鋒友深,非三言所能述矣。吾觀之日志,多有所感,其隨年長而思熟也,所悟之理爲吾之所不及也。曾幾何時,吾方知好友東因資辍學,多爲感傷,而鋒留言慰曰:世事之所不順,弗因人念之而得之,事至此,應之,唯勤于學,所成之日,盡所能,共同之。

          其少言者,心中有困惑也,郁悶,無從瀉之,方從虛擬之中尋樂,且家中瑣事,不足爲外人道也,權藏心中,有壓力,加之學業繁,不負重,乃至今也,其所遇,大類吾也,故其心中所感吾亦爲懂也!

          一直以來,被我視爲愛情小說的《紅樓》竟然向懸疑小說這方面轉移了。老媽說:“不會吧?”老爸說:“盡瞎扯!”牛牛代理當時是這麽想的:《紅樓夢》就是一部藏在愛情小說這個假面下的懸疑巨制~

          X-POWER-BY MGF V0.5.1 FROM 自制60 X-POWER-BY FNC V0.5.2 FROM ZZ37 2001